新華網 正文
幾個年輕人拉周汝昌做“課外作業”,編出《紅樓夢辭典》
2019-09-12 09:51:03 來源: 中國青年報
關注新華網
微博
Qzone
評論
圖集

晁繼周(左)與周汝昌(右)在周汝昌家中合影

  去世7年后,周汝昌主持編寫的《新編紅樓夢辭典》近日由商務印書館出版。而當年拉著他編辭典的年輕人晁繼周,今年也已經78歲了。

  晁繼周畢業于北京大學中文系,是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研究員,曾任語言所副所長,長期從事辭書編纂和研究工作,獲“辭書事業終身成就獎”。如果論“暢銷書作者”,他當之無愧——曾主持修訂《現代漢語詞典》(第5版)。上世紀80年代,周汝昌主編《紅樓夢辭典》,晁繼周是副主編。

  走進晁繼周位于北京昌平的家中,一進門就是放滿了辭書的書架,書架上方的墻上掛著周汝昌在1987年第一版《紅樓夢辭典》出版后手書的七律一首:“六年辛苦幸觀成,喜慰還兼感慨生。日久漸知學術貴,功多翻覺利名輕。紅樓詞采森珠目,赤縣文明粲緯經。萬象敢云囊一括,津梁倘可濟初程。”

  關于《紅樓夢辭典》的故事,要從上世紀80年代初開始講起。事實上,這部辭典最初是一群年輕學生的“課外作業”。那時候,晁繼周是他們的老師,也才40歲。

  從學術顧問到辭典主編,周汝昌說“這是我的責任”

  上世紀80年代伊始,晁繼周帶著幾個20歲出頭的學生,想編一本“紅樓夢小辭典”,初衷是當一門“課外作業”,把教學和研究結合起來。但帶著一群毫無經驗的年輕人,晁繼周心里也沒底,“能不能成書一點也不知道,但做這件事,只有好處沒有壞處。”

  于是,晁繼周憑著自己熟悉辭典編纂的優勢,給學生們分配下任務,未來的《紅樓夢辭典》就這樣搖搖晃晃地上路了。幾經周折,晁繼周找到“紅學泰斗”周汝昌,希望得到他的指點,請他做辭書的顧問。周汝昌同意了,晁繼周才放下心來。

  當時,周汝昌住在北京南竹竿胡同113號的一個大雜院里,晁繼周和學生們常去拜訪,一談就是半日。晁繼周記得,周先生家里都是書,客廳、臥室也堆滿了書,“我們都是小人物,但周先生非常和善、謙恭,一點也沒有大學者的架子。”

  一邊編辭典,晁繼周一邊尋找出版的可能。在聯系出版社時,晁繼周這群年輕人覺得,“周汝昌先生是這本辭典的學術顧問”,已經是個不輕的籌碼。只是沒想到出版社的“野心”更大,他們問:“能不能請周先生做這本書的主編?”

  晁繼周心里沒底,請一位朋友幫忙問周汝昌。幾天后,朋友帶回一句話,周汝昌說:“這是我的責任。”所以,也說不清是成名已久的紅學家帶著一群年輕人,還是晁繼周和學生們拉上了周汝昌,總之從那時起,辭典的編寫工作就在周汝昌的親自領導下進行了,書名也從《紅樓夢小辭典》變為《紅樓夢辭典》。

  辭典編一半,《紅樓夢》卻出了新版本

  和那些掛名主編不同,周汝昌很負責,從總體設計,到收詞立目、條目編寫,都發表意見。那會兒電話還不普及,更沒有互聯網,所以,周汝昌和晁繼周除了見面,就靠通信。周汝昌去世后,晁繼周清點先生來信,有近60封之多。

  一封寫于甲子大雪(1984年12月7日)的信中說:“我實話實說:只又看了C母的一半。每看,輒為您的工作質量所打動。這真是一件大事。如看到‘才剛’等卡,不禁擊節!太好了,堅持做到完工吧。”

  對后輩多有鼓勵,但對稿子中的錯誤,周汝昌卻絕不留情面。一封寫于1985年8月18日的信中,他指出:“‘天馬’條竟注成‘圖案’。實狐皮品種中一術語也,其實《紅樓識小錄》亦已及之。因此條,念及‘烏云豹’條(連類也),檢之,竟未見。”這里指出了兩處硬傷,一是“天馬”條解釋錯了,一是“烏云豹”條漏收。

  辭典從1980年開始編寫,當時以庚辰本為底本的新校本《紅樓夢》尚未出版,社會上廣泛流行的是以程乙本為底本的舊行本,辭典在這個版本范圍內收錄詞語。1982年,在資料工作已經完成、部分初稿已經編寫出來的情況下,新校本開始發行了。

  周汝昌說,辭典是要給人用的,必須以新校本作為辭典依據。

  于是,辭典收錄詞語改以新校本為主,兩種版本并用,發現兩種版本使用詞語有不同時,就在注文中做出對比。也正因如此,舊行本與新校本的對比反而成為辭典的特色——原本并沒有這個設計。前80回(曹雪芹原著)和后40回(高鶚后續),一些用詞的不同十分明顯:“才剛”和“剛才”,“越性”和“索性”,“官中”和“公中”……這樣一來,辭典的學術價值提高了,當然,工作量也隨之成倍增加。

  終于,1987年,《紅樓夢辭典》由廣東人民出版社出版。

  晁繼周拿著周汝昌的稿費去他家,當時無論主編、副主編,還是一般編寫人員,稿費都是平分的,即便如此,周汝昌仍堅持不肯收。最后,他收起平日的笑容,說了一句封口的話:“這事沒商量!”

  吃了閉門羹的晁繼周回來,和學生們商量怎么辦。他們問了周汝昌的女兒倫玲,倫玲說:“爸爸做學問累了,有個躺椅休息一下挺好。”于是,年輕人們花了不多的錢,給周汝昌買了一把當時流行的沙灘躺椅。這件禮物,周汝昌收下了。這把綠色的椅子,至今還在,倫玲總說,“看到躺椅就會想起當年的情景。”

  “此典可以立足于學林,而非一時之時髦物”

  《紅樓夢》作為四大名著之一,人人都能讀,為什么還需要一本辭典?

  周汝昌在1986年為《紅樓夢辭典》撰寫的序言中指出,曹雪芹一生窮愁著書,選取了野史小說作為表現形式,而當時小說的主要讀者對象是“市井之人”。這就決定了《紅樓夢》的通俗性質,大量口語的運用,超越了以往的同類作品。

  然而,《紅樓夢》時代的日常用語,隨著時代、地區、場合等條件的改變,現代人可能就看不懂了。比如,賈母見了什么東西(如菜肴),說一句“這個倒罷了”,其實是對它很高的評價。

  《紅樓夢》又被稱為“封建社會的百科全書”,萬象森羅,一些已經消亡和正在消亡的歷史事物,也需要辭典的注釋。比如,開卷不久就寫英蓮去看“社火花燈”。社火是什么?其實“火”即“伙”,是民間的舞隊、高蹺、龍燈、旱船……種種不一,它們的巡回表演,有舞蹈、音樂,也有歌唱。

  1995年,《紅樓夢辭典》獲得首屆中國辭書獎語文類的二等獎,當時的一等獎是《古漢語常用字字典》。聽說這一消息,周汝昌很開心,特地寫信給晁繼周:“我原來估量沒這樣樂觀,以為‘知音’未必多有。今竟獲二等,可真不簡單,故值得高興也!”不過,高興的話也就這幾句,他隨即就談到了辭典的修訂,“甚愿我們此典可以立足于學林,而非一時之時髦物”。

  可以說,《紅樓夢辭典》一出版,周汝昌就把注意力轉移到這部書的修訂上——他就沒歇過。只是,他沒能看到新編本的出版。

  周汝昌晚年,視力幾乎為零。晁繼周和他的交流除了當面請教,就是通過電子郵件,由周汝昌的小女兒倫玲代為收信回復。晁繼周回憶:“每個電子郵件,雖是倫玲傳給我,但都是先生自己的話。讀著這些文字,我能想象得出先生談論學術的神情”。

  晁繼周記得很清楚,周汝昌的最后一封電子郵件,是2012年3月30日,回答他所請教的“絡子”一詞的解釋。

  “絡子”是一種網狀編織物,為什么《紅樓夢》里使用的量詞卻是“根”呢?周汝昌讓倫玲回復道:“絡子:‘絡’必須按北音讀作‘烙’。絡子與繩子雖系同類,但有分別。繩子是打的死結,絡子是打的活結。絡子是用彩線打成網狀交織,橫拉時呈現很多菱形小孔,就像裙狀點綴在桌圍、椅靠、車轎的各處。豎拉時抿在一起,外形像條繩子。”

  周汝昌就這樣極清楚地回答了問題,誰也沒有想到,這是他最后一次回復。兩個月后,2012年5月31日,周汝昌去世。

  修訂“召集令”一發,學生們都回來了

  1997年秋,《紅樓夢辭典》正式開始修訂,啟動會議由周汝昌主持,2000年完成修訂版初稿。之后由于周汝昌的身體欠安,晁繼周當時主持修訂《現代漢語詞典》(第五版)分身乏術,最終定稿于2017年。

  如果時光能像電影一樣快進快退,我們能看見這樣的畫面:幾個20多歲的學生,在周汝昌并不寬敞的家中求教,躊躇滿志地編寫一部“前途未卜”的辭典;辭典出版數年后,學生們早已各奔東西,但接到了相同內容的“召集令”,又從四面八方回來,重新開始這項事業——聽上去很燃有沒有!

  與原版比較,《新編紅樓夢辭典》收詞數量增加,原版收詞約9千條,現增至1萬2千余條;逐條審視釋義,對有的注釋作出修改,使之更加準確、到位;加強了《紅樓夢》各種版本的比較。

  新增的詞語中,除《紅樓夢》中一些難解之詞外,特別強調了《紅樓夢》時代很具特色的一些詞語,也就是周汝昌所說的“不用查而皆懂……照樣須收錄為詞條”。比如,表示允許的意思,《紅樓夢》里不用“行”,而用“使得”;表示“不可以”,不用“不行”,而用“使不得”。

  為此,晁繼周做了統計,《紅樓夢》前80回,“使得”共出現49次,其中表示“可以”意義的有48處,表示“可以使用”意義的只有1處;“使不得”共出現29次,其中表示“不可以”意義的有27處,表示“不可以使用”意義的只有2處。不得不佩服編辭書的人,似乎有著與生俱來的嚴謹。

  周汝昌還主張,釋義不要過于簡明,認為“應說清的必須多說幾句,才算盡了責”。

  以“回來”一詞的修改為例,“回來”在現代漢語中是動詞,意思是返回。而在《紅樓夢》時代,還有特殊意義和用法,“這是你鳳姐姐的屋子,回來你好往這里找他來”“睡覺還是不老實!回來風吹了,又嚷肩窩疼了”。原版《紅樓夢辭典》解釋為“回頭;稍等一會兒;過一段時間以后”。這個解釋雖然正確,但仍顯含混。修訂本分為兩個義項,一個是“副詞,表示此后不太長的時間;過一會兒”,一個是“連詞,不然;否則(用在句子開頭申述理由)”,并分別舉了例句。

  編辭典的人都知道一句話,辭典越編,膽子越小。《新編紅樓夢辭典》一共經歷七校,到了第四、五校時,為了保證詞典質量,便于溝通和定奪,所有工作量只能集中到晁繼周及少數人身上。

  辭典副主編劉向軍在日本一所大學任教,她把寒暑假回國探親的時間,大部分都用在辭典編修工作上,每天都工作到深夜一兩點,把發現的問題和處理意見用微信或電子郵件發給晁繼周。晁繼周則在早晨四五點,接著工作。雖說是校樣,卻改動得相當大,不少原稿幾乎面目全非,滿頁紅字。

  終于,2019年,《新編紅樓夢辭典》正式出版。此時,周汝昌已逝,晁繼周已近八旬,那些學生們也都已到退休年齡。

  但學生們都還記得,周汝昌愛吃點心,晁繼周帶著他們去看望先生時,常帶稻香村的點心。農歷三月初四是周汝昌生日,每年這一天,他們會給先生送去生日蛋糕。周汝昌總說:“你們送的蛋糕是最好吃的。”

+1
【糾錯】 責任編輯: 王志艷
新聞評論
加載更多
全國少數民族傳統體育運動會開幕式舉行
全國少數民族傳統體育運動會開幕式舉行
白露到 曬核桃
白露到 曬核桃
初秋那拉提
初秋那拉提
深山·村小·三十七年
深山·村小·三十七年

?
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277387
丝瓜视频黄瓜视频-在线观看视频